Find Us Now - Find Local Home Repair & Improvement Services
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赛麟大败局

赛麟败了。远在美国拥有豪宅甚至飞机的CEO王晓麟,还是买不到一张能够成功执飞回国的机票,举报风波引发员工欠薪、资金冻结仍在继续。与一年前挥金鸟巢高调亮相相比,如今上海分公司的查封公告胶水未干,而国资股东出面救场也只是暂解近渴。6月30日,北京商报记者获得一份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嘉禾”)致江苏赛麟汽车全体员工告知书显示,由于江苏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远避美国使江苏赛麟无以为继,南通嘉禾将动用自有资金解决江苏赛麟汽车员工离职问题。“近渴”能解,赛麟的“远水”在哪。

赛麟败了。远在美国拥有豪宅甚至飞机的CEO王晓麟,还是买不到一张能够成功执飞回国的机票,举报风波引发员工欠薪、资金冻结仍在继续。与一年前挥金鸟巢高调亮相相比,如今上海分公司的查封公告胶水未干,而国资股东出面救场也只是暂解近渴。6月30日,北京商报记者获得一份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嘉禾”)致江苏赛麟汽车全体员工告知书显示,由于江苏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远避美国使江苏赛麟无以为继,南通嘉禾将动用自有资金解决江苏赛麟汽车员工离职问题。“近渴”能解,赛麟的“远水”在哪。

CEO被斥远避美国

告知书显示,为最大程度保障员工合法权益,南通嘉禾将动用自有资金解决江苏赛麟于2020年6月30日前办理完毕离职手续的全部员工的社保、公积金、个税等。资料显示,南通嘉禾为江苏省如皋市政府全资地方国企,系江苏赛麟控股股东,持有33.42%的股份。

今年4月,江苏赛麟发布一份名为《特殊时期薪资发放方案》的文件,宣布对公司员工采取降薪措施。随后就有报道称江苏赛麟自今年2月开始到6月未给员工缴纳社保,同时拖欠5月和6月两个月的薪资。

与拖欠员工工资同时被爆出的,还有江苏赛麟汽车在北京、江苏如皋和上海三地所有项目已全部暂停。随后,有消息称,江苏赛麟汽车位于上海静安区的办公楼租期也将于7月15号关闭。对此,江苏赛麟原本给出的解决方案是:由于公司难以为继,无法提供办公场所及工作事宜,并且也未及时收到薪资。让员工主动离职,保留争取自身权益的权力。不过,这在江苏赛麟内部员工看来,并不是对自身有保障的解决办法。

不仅普通员工出现离职潮,高管也纷纷离开。目前,江苏赛麟主管生产制造的高级副总裁陈磊、财务总监于福忠、人事总监王芳等高管均已提出离职。对此,一位江苏赛麟员工表示,高层离职后都找不到能办理离职的领导,公司称如果现在不签离职单的话,7月份退工单和劳动手册就拿不到。

面对众多员工离职难,权益无法得到保障的问题,6月22日,江苏赛麟副总裁Frank Sterzer以管理层的身份与员工进行对话,以解答员工问题。不过,这场对话最后却并没有让员工们得到满意的答复。Frank Sterzer称,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不高,但是现在因为公司账户被冻结,所以没法发薪水。因此要经过股东决定才能解决,但现在股东不在无法解决。

事实上,江苏赛麟在善后问题上寸步难行,最终国资股东救场,与“无人做主”的现状不无关系。员工离职江苏赛麟汽车不出面解决,却由国有大股东接手的背后,与“无人做主”的现状不无关系。作为CEO的王晓麟一直身在美国。在一封内部信中,王晓麟表示,自己目前身在美国几个月来买了10多张机票回国,均被航空公司取消,最近一张6月3日到上海的机票又被取消。对此,南通嘉禾相关负责人表示,王晓麟远避美国,怠于履行职责使江苏赛麟无以为继。

举报信引“蝴蝶效应”

对于目前江苏赛麟的现状,身在美国的王晓麟认为,这完全是因为此前的诬告事件导致企业面临危机。今年一封来自江苏赛麟前法务员工乔宇东对王晓麟的实名举报信称,王晓麟实际控制的江苏赛麟4个外资企业股东,系以“虚假技术出资”作价66亿元取得江苏赛麟股份,并通过实际控制的四家外资“空壳公司”,导致数十亿元国资流失。

天眼查显示,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亿元,大股东为南通嘉禾,以货币认缴方式出资33.4187亿元,并持有约33.42%的股份。王晓麟旗下的上述4家外商投资企业以知识产权作价出资,合计持有约66.58%的股份,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对于乔宇东举报,王晓麟称当初技术抵押是如皋开发区和国资股东严格按照法律程序来做的,“外资股东没有拿走一分钱,只是技术入股作价66亿元”。

展开全文

尽管王晓麟否认举报内容,但举报事件后,江苏赛麟陷入舆论风波,公司经营也陷入困难期。据了解,如皋市政府已组织工作组就乔宇东举报的事项进行调查,江苏赛麟原来和投资人达成共识的30亿元融资也受到破坏无法到账,同时部分供应商通过法院全面冻结江苏赛麟的账号。王晓麟坦言,公司正在面临“资金极为短缺”情况,并且表示如果同国资股东之间不能达成一致,“公司将无以为继”。

业内人士表示,王晓麟在此前的内部信中,虽然坦言公司陷入困境,但也甩锅给国有股东,此次南通嘉禾发布告书不仅是要出面解决员工问题,同时也将“矛头”直指王晓麟本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南通嘉禾王发布告知书同一天,王晓麟通过邮件发布《关于南通嘉禾及相关负责人严重违法导致江苏赛麟现状的公开声明》的内部信称,江苏赛麟如此之快倒下的原因,归咎于南通嘉禾和如皋市部分领导,罔顾事实,利用乔宇东诬告一案,以调查为名罗织罪名,构陷本人和外资股东,导致江苏赛麟运营陷于停止,上千名员工停薪失业。

“南通嘉禾为夺取公司资产和控制权,在过去两年多多次拒绝外方股东和公司融资顾问提供的股权和债权融资(6.5-8.5%利率),迫使公司在资金链即将断裂时以10-12%的高利贷向其贷款,并以外方股东段权作为抵押。”王晓麟表示,在员工工资出现问题后,与外方股东多次要求召开股东会积极应对,但南通嘉禾一直以各种理由拒绝,同时违约要求公司提前还贷,并借此冻结公司资产和外资股东股权。在汽车行业专家颜景辉看来:”从企业出现问题以来,双方通过公告内部信一直在相互甩锅,但现在耽误直接是解决员工问题,才能不让舆论继续发酵。”

针对双方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江苏相关负责人,截止发稿前尚未得到回复。

驶入至暗时刻

实名举报发酵,王晓麟和股东各执一词,让江苏赛麟汽车已经偏离跑道。不过,在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举报事件仅是造成赛麟汽车如今局面的导火索。

据了解,赛麟早期主要业务为改装福特野马车型,并具备一定研发升级和小规模生产能力。2014年,赛麟品牌被王晓麟收购,2017年赛麟宣布将在江苏如皋建厂实现国产。公开资料显示,江苏赛麟成立于2016年6月。王晓麟以新能源为切入点,为赛麟汽车打开在华市场局面,但在新能源汽车研发上几乎与国内造车新势力品牌同样从零做起。

尽管王晓麟口中对中国市场诚意满满,但其推出的产品却颇受争议。据了解,作为赛麟在华首款纯电动车型,迈迈车型早在10年前便已落地,其原型车诞生于一家中国香港电动车企业是一辆小型城市车型,2010年被积泰汽车(即江苏赛麟股东之一如皋积泰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的外方母公司)收购。

对比2009年的mycar与目前推出的迈迈车型,外观并没有太大变化。2014年,mycar以全新名称“积泰迈迈”连续参加北京车展、成都车展等。2017年底,江苏赛麟汽车宣告进军中国市场,随后以mycar为原型的江苏赛麟微型电动车迈迈正式亮相,2019年微型电动车迈迈正式上市。尽管,在王晓麟口中,该车型是拥有超跑基因的“小跑车”,但补贴后15.88万元的高起售价,以及不足3米的车身长度,迈迈也被打上“老年代步车”的标签。

在乔宇东看来,估值11.0692亿元的“积泰·迈迈MyCar”车型真正价值只有2000万元,也只是一款低速电动车,跟王晓麟口中的车型不符。同时,相比于新势力头部中的小鹏、威马、蔚来所生产的首款车型,迈迈从价格到配置都难以与之抗衡。由于销量不佳,江苏赛麟天猫旗舰店在上线一个月后店面就被关闭,根据交强险上险数据统计显示,截至今年5月底,迈迈在全国的上险量只有27辆。北京商报记者多次拨打赛麟北京、上海体验中心电话,但并未有人接听。

此前,赛麟汽车旗下共规划有4款产品,包括燃油版超跑赛麟S7、轿跑赛麟S1、SUV赛麟迈客以及纯电动微型车迈迈。赛麟S1原本计划在今年年初上市,SUV赛麟迈客则在今年下半年投放市场。不过一位赛麟前员工透露,目前新车计划难以推进。“赛麟汽车强调的‘超跑基因’更像是吸引消费者的噱头。”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表示,赛麟在进入中国市场后,相比其他新势力造车并没有拿出能够为企业“供血”的产品,也没有将心思放在造车上颓败之势早以显现。

有消息称,目前位于江苏如皋市(南通市代管)经济开发区的赛麟汽车两个制造工厂——赛麟汽车一厂和赛麟汽车二厂已经被南通中院查封,并因拖欠水电费而被贴了催缴单。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刘晓梦/文并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热点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3236.cn/102952.html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